新聞媒體

 
2015-09-14 醫藥觀察家網

 

導讀醫藥物流市場正在迎來新的“攪局者”。

 

9月11日,商務部市場秩序司副處長王維麗透露,包括中國郵政、順豐及UPS等在內的3家企業已陸續進入醫藥物流市場,待相關“通行證”獲批後,將正式全方位踏入醫藥物流行業。
無獨有偶,國內醫藥物流巨頭企業九州通醫藥集團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青松也透露,集團已將公司物流部門單獨列出來,成立了獨立的物流公司,除承接集團自身的醫藥物流配送業務外,也還承接第三方的醫藥物流業務。 

這種分食醫藥市場蛋糕的做法,正讓醫藥物流行業面臨新的競爭格局。 
競爭者“闖入”所謂第三方醫藥物流,即除了醫藥公司自身的藥品配送體系外,專注於為藥品企業進行藥品配送的非藥品企業。
早在2014年,順豐即成立食品醫藥事業部,公司對外公佈的資料中透露,順豐醫藥已開通廣州-廈門-上海的醫藥冷運幹線,輻射範圍包括佛山、東莞、中山、深圳、惠州、漳州、泉州。此外,順豐還配備了近百輛冷藏車,醫藥溫控箱500多個,甚至還研發出一系列一次性泡沫包裝以及可回收的中轉箱,以實現快件運輸過程中的溫度控制。

在2015年度中國藥品流通行業現代物流發展大會上,王維麗透露,截至去年底,全國取得由省級藥監部門核發的“開展第三方藥品物流業務確認件”的第三方物流企業有123家,其中五家比較特別,包括位於內蒙古、甘肅、寧夏的中國郵政,順豐和UPS位於杭州的蕭山國際機場物流公司,“他們是藥品流通行業外的企業,也獲得了相關資質。”


中國郵政方面一代表也在上述會議上確認,中國郵政已在上述三個省份涉足醫藥的經營領域,目前主要進行包括冷鏈、精神麻醉類等藥品配送。
而張青松也透露,九州通集團將物流業務運作成為一個經營實體後,現在對外提供專業化和社會化服務,除傳統的運輸業務外,還將集團的信息技術板塊裝入物流公司,形成一個獨立的具有競爭力的專業物流公司,目前,公司的第三方物流營收達到八千萬左右,運輸的毛利也達到20%-30%。 

“儘管如此,目前試水第三方醫藥物流行業的企業還只是星星之火。”王維麗指出,他們對醫藥物流的關注程度遠比行業內的物流行業要高,未來,這一領域也將面臨更激烈的競爭。
行業格局生變事實上,對醫藥行業來說,第三方醫藥市場存在已久。華潤醫藥一企業代表指出,針對​​藥品配送運輸,國家通過《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GSP)予以規範,但在實際的執行過程中,很多企業無法完全達標,特別是在偏遠地區的藥品運輸方面,大部分都由第三方企業承擔,而國家對這一領域的監管相對較少,滋生了一些藥品安全運輸的隱患。

大企業無法達標的理由則是自身缺乏配送系統。“醫藥物流行業的整體毛利率未超過10%,偏遠地區的毛利率更低,只有2%左右。”王維麗坦言,這也是諸多企業在偏遠地區物流配送斷檔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針對此前存在的第三方醫藥物流企業,國家相關的監管相對較弱。“隨著新版GSP的實施,國家對藥品質量管控嚴格,要解決安全配送藥品的問題,必須由專業的運輸體系保障。”

另一位醫藥行業人士也坦言,這其中會催生巨大市場。目前,中國還在研究放開網上開售處方藥,這一巨大市場放開後,其所蘊藏的市場並不亞於當下的實體醫藥銷售市場,但與實體醫藥市場不同的是,網售處方藥對藥品配送的物流要求更高,包括順豐、九州通和郵政等企業都已開始提前卡位。


面對來勢洶洶的“闖入者”,當下的醫藥市場格局或許會有很大的變化。但對於這一判斷,市場看法不一。

 

上述華潤醫藥負責人坦言,如果按照要求執行,醫藥物流運輸的門檻很高,包括藥品的分揀、儲存和運輸的溫度等都需要有嚴格的控制,這會考驗第三方醫藥物流企業的專業能力和經濟實力。
國藥控股物流規劃與管理部部長朱建雲也指出,要成為專業的醫藥物流公司,要么具備大量的資源,否則就一定要具備有效利用資源的能力。 

但張青鬆的觀點則是,“短期來看,這些闖入者沒有特別大的衝擊,但以後不好說。”其解釋,藥品是特殊商品,國家對其監管比較嚴,門檻比較高,包括阿里、順豐和京東等物流巨頭企業計劃進入這一市場,但GSP管理中,企業必須對藥品和團隊有深入了解,以防止質量和管控風險。

內容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