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醫界

兩岸醫界 > 獨家專訪(醫療相關) > 台灣最早期的兩岸醫學交流生-江崇宇醫師

台灣最早期的兩岸醫學交流生-江崇宇醫師

台灣最早期的兩岸醫學交流生-江崇宇醫師

兩千四百公里:這是我從台灣到天津的距離,十年:這是我從學生到醫生的時間,從開始的迷茫不定,到堅持自己的方向,我始終相信,只有一步一腳印的走,才能刻劃出屬於自己的里程碑。

江崇宇醫師-台灣最早期的兩岸醫學交流生
赴天津醫科大學求學的心路歷程…

來源:兩岸醫界
版權所有‧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前言:揚起風帆的前夕

兩千四百公里:這是我從台灣到天津的距離,十年:這是我從學生到醫生的時間,從開始的迷茫不定,到堅持自己的方向,我始終相信,只有一步一腳印的走,才能刻劃出屬於自己的里程碑。這是我的故事,也是一位台灣的孩子成長為大陸醫師的故事。

對於來大陸讀書的原因,我想對於現在的兩岸關係來說,已經有太多太多的版本,在我的故事裡面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或許是為了不一樣的未來?或許是家人為了搶先一步進入大陸?或許有更多現實的因素所迫?也或許是享受一個新鮮的旅程?而我所感受到的,則是更細微、圍繞在自己身邊的瑣事。有些是文化上的差異,簡體字繁體字這些自然不必多說了,台灣人剛來天津的時候,可能連餃子都不會買了,人家是按照『一斤一斤』賣的,所以可想而知,當習慣『一個一個』買餃子的我,見到面前點錯數量而成堆成山的餃子之時,那驚訝的眼光是如何深深烙印在我的記憶當中,順道一提,當時點了兩斤餃子、換成台灣的說法是、八十個....

啟航:在天津醫科大學

西元2002年是一切的開始,在當時高中剛畢業的我,坐向開往天津的飛機,當時天津的老機場很舊很破(現在新的機場則已經具備很好得國際水平了,不得不感嘆大陸發展之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時代滄桑感。滄桑到什麼地步?當時有一剎那真想回台灣不讀了,好險理智控制我沒做出這個決定,否則除了愧對之前費心思的入學考試外,我也絕對沒有這次機會,見證了一個時代的改變、見證了一個充滿機會與陷阱、絕望與希望並存的特殊世界。

遠行:求學階段的挑戰

兩岸的學制上有著很不樣一的起點。在大陸,想要進入到一所重點學校,往往需要非常嚴苛的競爭。這種生態環境從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聯考進入到最白熱化的狀態,例如2012年大陸大學聯考考生(在大陸稱為高考)有915萬,而重點大學(大陸稱為一本)如醫科大學,往往錄取名額只有不到一千人。在這種高壓力培養出來的學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因此當自認為在台灣成績還不錯的我,第一次近距離體驗到同期大陸學生的各種頂尖的讀書能力後,便深深地體會到,在大陸,除了基礎外,如果我們要讓自身有突出的競爭優勢,只有好好利用在台灣成長的我們,擁有的『靈活性』、『服務性』這兩點特色了。

在靈活性上,台灣的孩子從小參加的課外活動多,在表達能力上,也一般比起內地的學生有著優勢的地方,因此可以從一些需要團隊活動的科目上,取得良好的機會,例如基礎解剖學這門課程,往往是分組後進行小組解剖,因此,靈活的台灣學生很容易就可以取得小組組長的位置,也就是解剖學課程中的『主刀』,這樣自身為主刀的學習上,會比輔助你操作課程的其他本地同學學到更多的知識,也連帶的學到了如何統籌一個手術團隊的這種額外收穫,對於後面的醫院實習生活,會有很大的幫助;至於服務性這點其實和台灣人平時接受的人文社會氛圍有很大的關係,當你可以以更謙遜的方式與大陸的教授請教、或者以更和善的態度與大陸的同學互動,這些看起來非常基本的做人內容,卻會給你額外最大的收穫;或許是在醫院實習裡面更多上手機會,或許是更多的同學願意在考試時為你提供筆記,平時生活上也會過得更舒服、畢竟是出門在外要靠朋友。

別忘了,身為兩岸學術交流的我們,比起『學術』上的成長,一樣重要的也是在『交流』中的成長,所以平時放開心態、多參加不管是學校主辦的會議、班級組織的活動、或者大陸政府邀請的台生聯誼會,這些都是很重要的,這可以拓展你的人際網路,對往後學習、以至於畢業後都會有深遠的影響,切記不要有著認為自己高其他人一等、而疏遠整體大環境、獨來獨往的情況發生,這樣子你飄洋過海辛苦的交流讀書又有什麼意義呢?

當然,學習生活會貫徹你大多數的時間,不可否認的是、醫學科系的知識壓力很重,先不論大學一年級的高等數學這些基礎科目、這些東西是很瑣碎,可卻不是最主要的、因為真正的重點在大二後期開始的正式戰場、『臨床醫學』大陸的醫學院有著四大山:『內』『外』『婦』『兒』,這主流科目是壓力最大也是最厚重的四門科目,你需要去徹底的理解他、親近他、甚至愛上他,因為他不但學習量最多,以後在你往後的生活中、最大的目標之一『醫師資格考試』也是圍繞在這四大山上而建立的,可以說這四門學得好,就完成了70%的醫療學習之旅了。至於如何面對一般平時的考試,甚至最重要的醫師資格考試,這些內容就留待後述了。

執考:強勁有力的風浪

目前大陸的相關規定、凡是在大陸取得醫學院校畢業的學生,需在三甲級醫院培訓實習一年以上方可參與醫師資格考試,所以一般推薦各學生在醫院見習階段,就可以開始蒐集相關的報名材料、以及和所在學校的教務處等機構,確認好後面的報名流程與需要的文件,當你這些都就緒以後、就該開始準備醫師資格考試了,這裡面會遇到的問題有時候會非常繁瑣,因為內容涉及的包括你的大學、實習醫院、甚至到地方衛生局的法令各地都有差異,所以最好是在有同校前輩的指導下進行,如果你們學校沒有台灣籍的學長學姐、遇到困難的時候也可以與『大陸台灣執業醫師聯盟』等相關機構組織聯繫,組織起來的活動與發言會更有力量、少走許多的彎路。

現在我把整個考試的大綱要以及注意事項做個說明;第一、考試方面分為兩大區塊,『實際操作考試』『理論筆試考試』、實際操作考除了平時實習階段、多接觸各種醫療器材,親自培養操作以外,更重要的是依照每年頒布的考試綱要練習,操作的通過機率每年大概都在
70%左右,因此只要臨床上學的踏實、臨場不要太怯場一般台灣學生都沒有太多問題。複試的內容則是以臨床知識為主,考試方法皆為選擇題方式、全部為單選題不倒扣,但是由於題量和範圍都很龐大,所以需要有相當熟練的判題技巧、因此在準備考試上需要有一定的訣竅,例如最簡單的判題方式之一、當你在一個長串的病例題當中發現患者在一段時間持續有『餐前胃痛』『餐後胃部不適』這種關鍵句問題,那當下就可以考慮是否為『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的考慮,那如果題目問的是確診方式,必定答案就選擇『胃鏡觀察』了,當然、這些都只是對應考試的手段,臨床上不可能次次都是如此、可是對於考試方面,這種複習方式還是最具有效率的、至於其他更多的辦法,由於篇幅所限、無法當作此次的主題來敘述了。

執業:充滿危機與轉機的新大陸

不得不說的是,台籍陸醫目前在大陸所面對的問題、最大的環節莫過就業發展問題,由於台灣方面對於兩岸學歷認證、採取了非常消極的態度,因此台籍的學生們被迫的需要用個人零散的力量在大陸奮鬥、往往容易成為被欺騙受害卻無從申訴的窘境,首先是大陸三甲頂級醫院一般常規管道是很難進入的,有些醫院礙於台灣醫師的身份特殊性,不管你的能力如何都很難得到青睞,而台資或者外資醫院也傾向使用大陸相對廉價的勞動力為主,因此身價較高的台灣醫師往往就會面臨進退兩難的問題,就目前來說,到了這個環節被迫回台行醫成為非正規醫師,或者直接改行者大約在八成,在這種不穩定又高風險的情況下,我們能做什麼?當然有!而且還是相當好的機遇!

首先要知道的是每個台灣人、來大陸發展的心態和定位究竟是什麼。首先要知道,包括台灣在內,醫師的『金飯碗』光環皆在逐漸退散,健保制度的給付不合理導致台灣島內的醫師也分別尋求西進大陸的機會,因此現在在大陸的我們、要把自己定位在『創業者』而不是『求職者』、因此如何在大陸市場找到競爭力高的環節來經營是必是重點,這些領域包括了台灣的強項生物科技延伸出來的醫美系統,或者高服務性質的高級醫療機構,如口腔醫學和慢性疾病,這些傳統科室現在大陸還是處於陳舊模式的醫生與病患的以上對下關係,並且在管理制度上有諸多鬆散不合理的地方,如何把台灣優秀的醫療技術與人性化的服務理念相結合,讓患者能體驗溫馨舒適的現代化醫療服務,和其他醫院產生競爭差異,創造出自己的不可替代性,才是我們台籍陸醫的最大發展空間。

下一個步驟則是需要統整在大陸不管是台籍陸醫、或者有意西進的台灣本地醫師,成為一個能互通信息、共同維護權利與利益,而不是單打獨鬥各自摸索的協會機構,是相當有必要的。在大陸目前處於萌芽階段的機構相對較少,只有少數幾個網頁性質的學生會網頁,但是能起到發聲作用的實在寥寥無幾,少數如『大陸台灣執業醫師聯盟』等機構,也由於大陸腹地廣大、人員統籌不易,在規模上還需進一步鞏固。所以在未來的日子裡、希望各位有志之士能一同參與,共同建設兩岸之間醫療的互動橋樑。

結語:新的旅程的開始

如果說台灣學生西進大陸是一場尋寶的探險,那我們手上的學歷只能算一張藏寶圖而已,現在我所說的,也只是通向黃金鄉指南針,在這指南裡面,我們需要知道身為一位選擇了一般人不敢走的路的我們,註定不是能安逸的主。我們是開拓者、新大陸的冒險家;艱辛?那是必須,刻苦?那是日常,所以不能只是樂觀的看待這所謂『十三億人口』的市場,而多的是謹慎的看待自己的未來。首先是要知道自己畢業後後續發展是如何?我們自身就業、發展的潛力又是什麼?中國大陸的經濟崛起是必然的,而如何參與這個盛會,則是我們一直在探究的答案。在這路上歡迎新生的加入,也歡迎老手的結盟,讓我們台灣醫師們,共同成為這新世紀的開拓者。
 
關於江崇宇醫師:

自我評價

具備科班出生的專業醫學能力、對於常規疾病的治療、預防、介紹有著系統化的知識,擅長各類醫學與疾病講座與知識培訓,以及現代運動醫學專業範疇、包括增肌、減脂、病後附件醫學、能熟練操作各類醫療器械。為人正職誠懇、具有團隊精神,曾任第一屆天津醫科大學留學生會長、台灣生會長、國務院台灣事物辦公室台灣生代表。對於兩岸的差異與各方優勢有著親身的體驗與瞭解,可望在互動交流趨於平凡的兩岸之間尋求自我發展的舞臺。

工作經驗

2006 -- 2008年:
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
|普通外科|醫師|醫療行業|規模:1000-9999

2002年由台灣赴天津醫科大學求學、為最早的兩岸醫學交流生。

歷任第一屆醫科大學台灣生會長、後於天津總醫院磨練基本醫學功底,在體驗大陸與台灣的醫學與社會環境之差異與優勢的情形下、進行兩岸間醫學和生活上的互動與交流;在所學工作交流期間、對於患者的心裡與生理進行雙重呵護、並在診斷的過程中給予適當地判斷、設定妥善的治療計畫;同時在治療的過程中、給予患者家屬傳達其所需知識與技能,讓患者術後的療養能更加完善。

2010 -- 2012年:
倍體適健身房
|醫療/護理/美容/保健|規模:30-100|醫療健身顧問

根據顧客身體情況標準、醫學角度判斷制定恢復性或者目的性訓練、培訓內地一般健身教練基本醫學知識、運動醫學理論、以及實際應用。

由於個人興趣加上職業優勢、平時在天津時期於幾間私人營業健身房、擔任兼職教練職務、主要內容為根據顧客身體情況標準、醫學角度判斷制定恢復性或者目的性訓練、培訓內地一般健身教練基本醫學知識、運動醫學理論、以及實際應用能力。

2010 -- 2011年: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院(原天津市工人醫院)
| 全科 | 醫師 | 規模:100-499

2010年回天津後、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院訓練內地醫院的全科知識、於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進一步訓練理論及實際基礎、讓實際經驗更加完善、並於2011年報考中國內地執業醫師資格證、並且高分順利一次考取。